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十二)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重要的,不是记载在纸上的
重要的是,是书写在心里的
所以,烧了这些信吧
把它们的灰撒到雪上
在河边
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
河水漫溢
攀上河岸
这时再用闭上的眼睛
重读我的信
让那些话语和图景
如浪花般洗刷你的身体
当你的双手罩着你的耳朵
再重读我的信
倾听伊甸园的歌声...
一页,接着一页,再接着一页
沿鸟的徙途
飞翔
飞翔
飞翔......

 

(完)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十)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羽成焰
焰成血
血成骨
骨成髓
髓成灰
灰成雪

羽成焰
焰成血
血成骨
骨成髓
髓成灰
灰成雪

羽成焰
焰成血
血成骨
骨成髓
髓成灰
灰成雪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九)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我不能告诉你 
你是在更接近
还是在更远离
我渴望那看着你脸的时候
所获得的宁静 
也许现在,若你的脸能重新浮现
我会更容易地复得
那张我以为已经失去了的
我自己的脸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八)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我注视那些草原象越久
倾听那些草原象越久
我就变得越可汇纳
它们提醒我
我是谁 
愿这些守护象听到我的祈望 
我想要和大自然里所有的管弦乐家合作
我要通过大象的眼睛去看 
我想加入这无须舞步的舞蹈 
我想要成为
这个舞蹈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七)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记住你的梦想
记住你的梦想
记住你的梦想
记住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六)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我的心仿如一座老屋
窗户已多年没有开启
可现在我听见窗户打开了 
我记起
鹤群在喜玛拉雅的消雪上漂游 
在海牛的尾鳍上休憩
有须海豹的歌唱 
斑马的啸嘶
沙砾的喀哒声
狞獾的耳朵 
象的倾摇
鲸的翔跃
和羚羊的剪影 
我记起猫鼬脚趾上的卷毛
恒河的流淌 
尼罗河上的船航
上升的脚步 
我记起在哈特茜普苏德女王神殿回廊上的徘徊 
和很多女人的脸
无际的大海和绵延千里的河流 
...我记起父亲变成孩子...
...还有那些味道...我记起...
...桃子发出的铃响... 
我记起,所有
可我却不记得
我曾经,离去过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五)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举起鼻子的象
是发往群星的信
跃出水面的鲸
是寄自海底的信 
而这些图景
是写给我梦想的信
这些信
是我,给你的信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四)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自我的屋子被焚尽
我把月亮,看得更清 
我看见了我内心
所有坍塌的伊甸园
那些伊甸园
曾就握在我手里,终却失去 
我看见那些我没有信守的承诺
我没有抚慰的痛苦 
我没有弥补的伤疡
我没有放任的泪水 
我看见那些我没有哀悼的死亡
我没有回应的祈祷 
我没有打开的门
我没有关闭的门 
还有,我离弃的爱人
和没有实现的梦想 
我看见了全部那些我没有接受的呈请
我看见了全部那些我希望收到
却始终未来的信 
我看见了全部那些本可以的
却再也没有实现的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三)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你将会记住每样东西
所有的,都一如从前 
在时间的源头
天空满是飞翔的大象 
每个夜晚
它们都休憩在
天空中相同的地方 
做梦,一只眼睛
却睁开着 
当你凝视夜幕上的群星
你正望进,那些不眨的眼睛 
它们是象的
是那些开一目而眠的象的 
是那些如此以守护我们的
大象的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二)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致象之公主: 
我是在整整一年之前离去
那一天,我收到了一封信 
它把我唤回到
我生命里开始有象的地方 
请原谅我
这一年来让我们之间只有沉默 
这封信打破沉默
它将是第一封 
我给你的三百六十五封信的第一封
一封信,为一个沉默的日子 
在这些信里
我将最是我自己 
它们是我的地图
描绘飞鸟的徙途 
它们是我所知道的
通往“真”的全部 

© blu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