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六)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我的心仿如一座老屋
窗户已多年没有开启
可现在我听见窗户打开了 
我记起
鹤群在喜玛拉雅的消雪上漂游 
在海牛的尾鳍上休憩
有须海豹的歌唱 
斑马的啸嘶
沙砾的喀哒声
狞獾的耳朵 
象的倾摇
鲸的翔跃
和羚羊的剪影 
我记起猫鼬脚趾上的卷毛
恒河的流淌 
尼罗河上的船航
上升的脚步 
我记起在哈特茜普苏德女王神殿回廊上的徘徊 
和很多女人的脸
无际的大海和绵延千里的河流 
...我记起父亲变成孩子...
...还有那些味道...我记起...
...桃子发出的铃响... 
我记起,所有
可我却不记得
我曾经,离去过 

评论(3)
热度(24)
© blue|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