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城市》艾琳·孔(三)

       城市犹如梦境,凡可以想象的东西都可以梦见。但是,即使最离奇的梦境也是一个画谜,其中隐藏着欲望,或与其相反的——恐惧。城市犹如梦境,由欲望和恐惧构成,尽管每个城市的故事线索都是隐秘的,法规都是荒谬的,视角都是虚幻的,尽管每件事物都隐藏着另外一件。
                                                              伊塔洛·卡尔维诺《看不见的城市》

P79.威斯敏斯特宫(Palace of Westminster),伦敦,英国
P81.穆罕默德·阿里清真寺(Muhammad Ali Mosque),开罗,埃及
P85.加里森达及阿西内利塔(Garisenda and Asinelli Towers),博洛尼亚,意大利
P89.圣索菲亚大教堂(Hagia Sophia),伊斯坦布尔,土耳其
P91.圣彼得大教堂(St. Peter’s Basilica),罗马,意大利
P93.罗西尼剧院(Rossini Theater),佩萨罗,意大利
P95.奥塔维亚门廊(Portico d’Ottavia),罗马,意大利
P97.博洛尼亚市政厅(Palazzo D’Accursio),博洛尼亚,意大利
P99.布拉曼特修道院(Bramante Cloister),罗马,意大利
P101.维利诺鲁杰里别墅(Villino Ruggeri),佩萨罗,意大利

(完)

《看不见的城市》艾琳·孔(二)

艾琳·孔镜头下看得见的城市(节选)
       我们越是无限地探寻城市,就越是会失去它们的真实面目,艾琳细腻全面的解析拨开迷雾,让我们看到明暗、曲直、方圆,犹如拉开大幕,让难以计数的细节在黑暗的背景中,上演建筑的今世今生。艾琳在建筑身后拉起厚重的大幕,将城市封存在夜色的记忆里,台前只留下这座城市的象征,孤零零的,却仍牵连着历史,牵连着城市的风雨。这些建筑属于城市里的每一个人,它构建了公共记忆,并成为访客眼中一个名族、一个国家的内在特质。摄影师导演着光与影,现实与想象的梦幻舞剧将影像的意义向外延伸,目的是将建筑从其作为旅游景点的职能中解救出来,还其以文化尊严。
       艾琳的作品为这个循规蹈矩、随波逐流的世界动了一次手术,扫除了我们心中那些自大的妄想,带领我们超越形式、超越现实,重新发现那些我们自以为熟知的景致。看不见的城市来自我们的视而不见,有了艾琳,我们才看到城市最亲切而隐秘的内在。
                                                                                     卢多维科·普拉泰西(Ludovico Pratesi)

P43.维拉斯加塔楼(Torre Velasca),米兰,意大利
P45.菲米尼圣-皮埃尔大教堂(Saint-Pierre de Firminy Church),圣埃蒂安,法国
P51.熨斗大厦(Flat Iron),纽约,美国
P59.埃菲尔铁塔(Eiffel Tower),巴黎,法国
P61.布鲁克林大桥(Brooklyn Bridge),纽约,美国
P63.天坛(Temple of Heaven),北京,中国
P65.安东内列纳塔(Mole Antonelliana),都灵,意大利
P71.大教堂(Duomo),米兰,意大利
P75.卢浮宫博物馆(Musée du Louvre),巴黎,法国
P77.威斯敏斯特修道院(Westminster Abbey,一译“西敏寺”),伦敦,英国

《看不见的城市》艾琳·孔(一)

       人在旅途,不知前面路上等待自己的将是怎样的城市,就揣摩它的皇宫、兵营、磨坊和市场是什么样子。帝国里的每一座城市,每一座建筑都不相同,排列顺序也不一样。但是,异乡人一走进这座陌生的城市,目光掠过塔刹上的宝珠、楼阁和干草垛,掠过蜿蜒的运河、花园和弃物堆,一下子就能辨认出哪一座是君王的宫殿,哪一座是大祭司的庙堂,哪里是客栈、监狱或贫民窟。有人说,这证明了一种假设,即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座由差异构成的城市,一座没有形状的城市,是我们对每一个真实城市的印象丰满了这座城。
                               ---伊塔洛·卡尔维诺(Italo Calvino),《看不见的城市》(Invisible Cities)

艾琳·孔(Irene Kung),1958年生于柏林。在其定居意大利之前,曾作为平面设计师、画家和摄影师在马德里和纽约工作和生活。

P7.新博物馆(New Museum),纽约,美国
P11.水立方(Water Cube),北京,中国
P15.所罗门·R·古根海姆博物馆(Solomon R.Guggenheim Museum),纽约,美国
P19.新凯旋门(Grande Arche),巴黎,法国
P21.音乐公园礼堂(Auditorium Parco della Musica),罗马,意大利
P23.千禧桥(Millennium Bridge),伦敦,英国
P27.IAC总部大楼(IAC Building),纽约,美国
P31.国家大剧院(Opera House),北京,中国
P35.比克曼大厦(Beekman Tower),纽约,美国
P39.巴特西电站(Battersea Power Station),伦敦,英国

《看不见的城市》
[瑞典]艾琳·孔(Irene Kung) 摄
张晓 译
北京美术摄影出版社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十二)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重要的,不是记载在纸上的
重要的是,是书写在心里的
所以,烧了这些信吧
把它们的灰撒到雪上
在河边
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
河水漫溢
攀上河岸
这时再用闭上的眼睛
重读我的信
让那些话语和图景
如浪花般洗刷你的身体
当你的双手罩着你的耳朵
再重读我的信
倾听伊甸园的歌声...
一页,接着一页,再接着一页
沿鸟的徙途
飞翔
飞翔
飞翔......

 

(完)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十一)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鲸不歌唱是因为它们有一个答案
它们歌唱是因为他们有一首歌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十)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羽成焰
焰成血
血成骨
骨成髓
髓成灰
灰成雪

羽成焰
焰成血
血成骨
骨成髓
髓成灰
灰成雪

羽成焰
焰成血
血成骨
骨成髓
髓成灰
灰成雪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九)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我不能告诉你 
你是在更接近
还是在更远离
我渴望那看着你脸的时候
所获得的宁静 
也许现在,若你的脸能重新浮现
我会更容易地复得
那张我以为已经失去了的
我自己的脸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八)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我注视那些草原象越久
倾听那些草原象越久
我就变得越可汇纳
它们提醒我
我是谁 
愿这些守护象听到我的祈望 
我想要和大自然里所有的管弦乐家合作
我要通过大象的眼睛去看 
我想加入这无须舞步的舞蹈 
我想要成为
这个舞蹈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七)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记住你的梦想
记住你的梦想
记住你的梦想
记住

Ashe and Snow 尘与雪 (六)

Gregory Colbert 格利高里·考伯特 

 

我的心仿如一座老屋
窗户已多年没有开启
可现在我听见窗户打开了 
我记起
鹤群在喜玛拉雅的消雪上漂游 
在海牛的尾鳍上休憩
有须海豹的歌唱 
斑马的啸嘶
沙砾的喀哒声
狞獾的耳朵 
象的倾摇
鲸的翔跃
和羚羊的剪影 
我记起猫鼬脚趾上的卷毛
恒河的流淌 
尼罗河上的船航
上升的脚步 
我记起在哈特茜普苏德女王神殿回廊上的徘徊 
和很多女人的脸
无际的大海和绵延千里的河流 
...我记起父亲变成孩子...
...还有那些味道...我记起...
...桃子发出的铃响... 
我记起,所有
可我却不记得
我曾经,离去过 

© blue|Powered by LOFTER